妇产科

女性做家务,危害竟然这么大!

作者:佚名 来源:医学界 日期:2018-03-12
导读

         今天来说点正事!

关键字:  家务 | 健康 

        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已经过去了,虽然说距离它的起源——1857年3月8日,美国纽约的服装和纺织女工进行抗议活动,反对非人道的工作环境,12小时工作制和低薪——已经过去了161年,但是2018年的今天,劳动妇女争取权益的道路依然需要攀登。

        比如说吧,在全球经济陷入低迷的时候,有些人就提出让劳动妇女回归家庭,让出工作岗位,以解决就业问题。当然,不要以为回归家庭之后,劳动妇女就可以不劳动了。

        最大的可能是,回归家庭之后,妇女们直接时光穿梭161年,和1867年的纽约女工一样要面对非人道的工作环境、12小时甚至24小时工作制和低薪或者干脆无薪。

        后两个也许还好理解,这“非人道的工作环境”怎么解释呢?其实也很简单,许多医学研究都证明着,家务劳动从各方面有损女性健康

        妇女的肺很受伤

        American Journal of Respiratory and Critical Care Medicine(影响因子12.996)近期连发了至少三篇文章,专门谈论家务劳动中可能产生的室内空气污染对呼吸道造成的影响。

        其中一篇提到,在家庭清洁工作中,常用的清洁剂有损女性肺部健康。

        这项研究由挪威Bergen大学的团队主导,这是一项多中心队列研究,6230人被纳入观察和追踪范围,采集的数据跨度达到20年。

        研究结果显示,与不需要做清洁的女性相比,需要在家做清洁的女性和以清洁为职业的女性,后两者肺部功能下降更快。而且在家做清洁的女性其肺部功能下降速度居然非常接近女清洁工。

        不做清洁者FEV1=-18.5ml/年,在家做清洁FEV1=-22.1ml/年,职业清洁工FEV1=-22.4ml/年(FEV1是最大呼气量,是判断哮喘和COPD常用指标)。在其他指标方面,情况与此类似。

        但是非常神奇的是,研究组发现男性的肺部功能指标并不受清洁工作和清洁剂的影响。

        他们推测清洁剂当中的成分可能会损伤呼吸道表层细胞的背膜,导致呼吸功能加速退化,肺功能受损。而女性对这类成分更加敏感。

        研究人员表示,其实大部分清洁剂都是非必要的,一块好用的抹布和清水就能解决问题。

        另外两篇文章则是关于厨房空气污染的。

        (图片来自网络)

        厨房空气污染和肺部疾病甚至肺癌的关系长期以来一直被断断续续的争议着。比如这张2016年12月的图,“炒家常菜”那一栏的PM1.0、PM2.5、PM10虽然比当时北京的室外污染要低吧,但是比正常值那也是高不少的。

        所以也常常有人说“中国女人的肺癌诱因之一是厨房油烟”。

        不过肺部疾病研究领域有不少观点认为,不是油烟的问题,是燃烧原料的问题。

        比如肺癌领域的专家周彩存就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通风条件好而且烧气的环境不太可能成为引发肺癌的诱因,倒是过去通风不良、烧煤这样的条件可能诱发肺癌。

        AJRCCM的这两篇文章也是着重讨论了燃烧原料对肺部疾病的影响。

        其中一篇文章也提到,长期以来关于使用固态燃料是否会引发气道疾病的问题就一直存在争议。在这篇文章的统计中,使用固态燃料做饭或者取暖并不会引发气道阻塞,这一点在男女当中都一样。

        而另一篇研究生物燃料(木柴、树叶、干草、粪便等)的文章则称,使用生物燃料做饭或者取暖,容易诱发COPD。确切来说,用这些东西烧饭,会产生严重的室内空气污染,使得COPD的发生风险提高41%……

        同时这种风险是男女有别的,女性暴露在这种厨房污染中,COPD的发生风险会提高70%,而男性则只提高了21%.

        一些拥有田园牧歌梦的人推崇使用这样的燃料做饭,认为这样饭比较香。且不说这种结论毫无依据,依靠折损做饭人的健康做出的“香饭”,和人血馒头有啥区别?

        妇女操持家务死得早

        不知道大家对这篇几年前在朋友圈大火的神文还有没有印象——

        “家务劳动可降低中国男性的全因死亡率和癌症死亡率”。

        这篇神文不仅采集数据论证了男性不论做哪种家务活——研究者把家务分为轻重两型(重型家务:吸尘、擦地板、拖地、擦洗窗户、洗车、搬动家具、搬煤气罐等等;轻型家务:掸灰尘、洗碗、手洗衣服、熨烫、晾衣服、做饭、买日用品等等)——都能获得健康收益,而重型家务更是能明显降低全因死亡率和癌症死亡率。

        同时这项研究也没有放过女性,但是对女性来说,家务劳动就没有这种收益了。

        不光没好处,还有害。

        比方说,轻型家务可以降低男性癌症死亡率至原死亡率的67%,对男性,降67%。但是到女性这里,它不光不降,还突然暴涨92%!重型家务也差不多,男的做,癌症死亡率降低52%,女的一做,癌症死亡率涨20%。

        妇女同志们,这哪是做家务,这是作死啊!

        对精神的负面影响

        把家务劳动和女性身体疾病联系起来的研究并不少,而且也很容易让人想到。但是家务劳动其实和精神疾病也有关系。

        日本韩国的家庭主妇也算是国际上有些知名度的吧?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们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度,比如关于日韩妇女家务劳动和精神疾病的关系就有不少人专门研究。

        Psychiatry Research就在本月发表了一篇论文,讲的是韩国已婚妇女的自杀念头与丈夫参与家务的程度关系。

        (Psychiatry Research关于已婚妇女家务和自杀的论文)

        结果也基本上在意料之中,如果妇女对丈夫参与家务的程度不满,她们的自杀念头会提高。

        该研究显示,如果妇女对自己的工作满意,对丈夫比较不满,自杀念头增长1.64倍,如果对丈夫完全不满,自杀念头增长2.62倍。如果她们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又对丈夫参与家务的程度不满,自杀念头会暴增3.62倍。

        研究结论认为,在家庭内更公平的分担家务是非常重要的,有利于减少妇女自杀率。

        另一篇发表在Hong Kong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Therapy上的文章则是关于日本妇女因家务劳动和工作抑郁的问题。

        这篇文章主要对比了工作和家务劳动对女性的压力和两者造成劳动妇女发生抑郁障碍的诱因以及影响力。

        文章称,女性的抑郁症患病率是男性的两倍,但是日本社会将帮助患者摆脱抑郁症重回工作岗位的重点聚焦在男性上,而忽视了患抑郁症更多的女性。

        其研究结论认为,家务劳动与工作比,对女性的抑郁症的诱发因素更多,而且影响力也更大。

        在家务劳动中,不能确定(基本上是会突然增加)的工作量会将女性发生抑郁障碍的风险增加4.077倍之多!同时,研究者发现,女性在家务劳动中不能实现自我价值——自己过去所学在家务劳动中无法发挥作用,自己的能力无法得到发挥,这种低下的自我认同感使得她们发生抑郁障碍的风险提高了2.061倍。

        而在职场中,仅有人际关系冲突这一因素可能提高抑郁发生的风险,但是也仅仅是提高1.592倍,相比家务劳动中的诱发抑郁因素,已经低了很多。其实结合韩国的研究来看,在家务劳动中发生的“人际冲突”(对丈夫不满)是重要的重性抑郁障碍诱发因素……并不是只有工作中才会有人际关系冲突呢。

        考虑到家务劳动本身繁琐、机械、枯燥的性质(这也是上述日本妇女认为无法在家务中实现自我价值而致郁的原因),神经和认知方面有不少研究认为,长期从事这样的劳动,可能会导致认知功能加快减退,甚至有些观察性的研究认为这类活动可能导致脑结构发生变化。

        伤害身体、发生抑郁、认知功能减退、导致自杀……这些现象绝不是现在才有,在上世纪20年代,列宁就已经对此产生了观察。

        他在妇女节的演讲中提到“女工和农妇……她们是‘家庭奴隶’,‘家庭婢女’,因为她们受最琐屑的,最粗贱的,最繁重的,最使人蠢笨的厨房工作所压制……”“女工运动的主要任务是争取妇女的经济平等和社会平等,而不是形式上的平等……使她们摆脱‘家庭奴役’,从一辈子只是做饭、看孩子这种使人变得愚鲁、卑微的从属地位中解放出来。”

        说到家务劳动和“奴隶”、“奴役”、“婢女”什么的,倒是想到一件事。3月初的时候新浪微博爆出了这样一个料——

        ………………虽说算是个奇行种,但是这哥们儿意外的非常符合科学结论啊:毕竟做家务对男性有好处,而那些有害的环境污染、化学成分,男性也不敏感。

        当然,并不是要说把家务丢给男性就好了,毕竟人类文明发展到现在,替代部分家务的产品早就存在了而且还在不断更新,比如说“食堂”就是个厨房家务的替代品,智能时代还有各种电子产品可以替我们干活……

        另外,从事家务劳动的妇女,做家务做出健康问题来,可不算是工伤的,没有人给你报销。如果你不得不从事这一劳动,那么,和161年前的纺织女工一样,寻求工作条件的改善是必须的。要想想,找个洗衣机什么的代替你,可比你做家务病了看病要花的钱少吧?这笔账,男同胞们也可以算一算。

        所以…

        老娘今天不干家务了!

        姐妹们转起来!!!

        ————我是冷静的分界线—————

        参考文献

        [1].doi.org/10.1164/rccm.201706-1311OC

        [2].doi.org/10.1016/j.wsif.2009.03.001

        [3].doi.org/10.1016/j.psychres.2018.01.039

        [4].doi.org/10.1016/j.hkjot.2016.03.001

        [5].doi.org/10.1016/j.ssresearch.2005.07.003

        [6].doi.org/10.1164/rccm.201709-1861OC

        [7].doi.org/10.1164/rccm.201701-0205OC

        [8].doi:10.1371/journal.pone.0061529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