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

剖宫产的孩子更容易肥胖?

作者:姬亚茹 王新凯 来源:奇点网 日期:2017-10-16
导读

         大量的流行病学研究已经表明,随着剖腹产数量的增加,肥胖、Ⅰ型糖尿病、过敏、乳糜泻以及一些神经系统障碍等疾病的发生率也呈上升趋势 [2]。但由于缺乏十分明确的证据,有关剖腹产的负面“危言”,并未“耸听”。

关键字:  剖宫产 | 肥胖 

        首先,应该说清楚的是,剖腹产作为解决难产和某些产科合并症的有效手段,自出现之日起,拯救了无数母亲和宝宝的生命。据统计,高达 10-15% 的出生婴儿因剖腹产的存在而被挽救。

        救人一命,尚且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救人无数。所以,就剖腹产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根据世卫组织的建议,在普通医院,剖腹产的比例不应高于 10%,即使在专收疑难病例的特殊医院,这一比例也不应高于 15%。

        然而,由于不经阴道分娩,近些年,剖腹产已经被认为是一种“不用忍受剧痛又不会影响影响体形和性爱”的不错选择。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些国家,剖腹产出生的婴儿比例已经接近 50%[1],其中中国就是剖腹产手术滥用的重灾区,据悉,中国的平均剖腹产率已达 54.47%,部分地区剖腹产率竟高达 72%。

        大量的流行病学研究已经表明,随着剖腹产数量的增加,肥胖、Ⅰ型糖尿病、过敏、乳糜泻以及一些神经系统障碍等疾病的发生率也呈上升趋势 [2]。但由于缺乏十分明确的证据,有关剖腹产的负面“危言”,并未“耸听”。

        近日,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终于找到了证据,他们首次证实,由于未经母亲产道分娩,缺乏经历母亲阴道微生物环境的过程,致使剖腹产的后代肠道微生物异常,从而导致后代出现肥胖。

        研究人员还识别出与自然分娩幼鼠不同的几种关键肠道微生物,这些剖腹产幼鼠与自然分娩相比,出生后 15 周内体重增加高达 33%,其中雌性小鼠体重增加最高可达 70%。完整的研究成果发表在近期《科学》子刊《Science Advances》中 [3]。

        研究论文第一作者、微生物专家 Maria Dominguez-Bello 博士表示,“我们的研究首次证实了在哺乳动物中,剖腹产和后代体重增加之间的因果关系。研究结果表明,母亲的阴道微生物对于后代的正常发育以及代谢,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众所周知,肠道微生物在人体消化和代谢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但近几十年来由于抗生素的使用和剖腹产比例的升高,使得新生儿的肠道微生物遭受了严重的破坏,而与此同时,全球青少年肥胖的形势也愈加严峻。

        因此研究人员怀疑,剖腹产对宝宝肠道微生物的影响,或许与青少年肥胖风险增加有着必然的联系。

        为了验证这个猜想,纽约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设计对照实验,比较剖腹产出生的幼鼠和自然分娩幼鼠生长发育过程中体重的变化。

        在幼鼠断奶后,研究人员每周定期监测体重,结果发现,与自然分娩的幼鼠相比,剖腹产幼鼠 15 周内体重增加了 33%,其中雌性小鼠的体重增加相对更加异常,最高达 70%。而且,分析表明,在第 15 周时,剖腹产幼鼠的脂肪比例也显著增加。

        比较自然分娩和剖腹产对幼鼠体重的影响(CS: 剖腹产;VD: 自然分娩)

        实验结果与先前流行病学的调查结果完全一致,这也就证实了剖腹产确实与后代小鼠体重增加有关。至于其背后的具体机制,肠道微生物是否真的在其中作祟,研究人员准备一探究竟。

        接下来,研究人员使用基因组学技术,对所有实验幼鼠的肠道微生物类型进行了分析,并与已知细菌种类相匹配。结果发现,自然分娩的幼鼠在生长到 6 周时,其肠道微生物结构逐渐成熟,然而,剖腹产小鼠自出生后,肠道微生物的结构和成熟度都没有发生显著的变化。

        不同分娩方式幼鼠肠道微生物多样性和成熟度差异

        在断奶时,自然分娩幼鼠的肠道微生物多样性程度达到最高,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下降。而与此不同的是,剖腹产幼鼠的肠道微生物多样性在断奶时显著较低,随着年龄的增长才慢慢增加。

        不同分娩方式幼鼠在早期发育过程中,肠道微生物多样性差异

        接下来,研究人员进一步对比了二者肠道微生物组成的具体差异。结果显示,剖腹产幼鼠断奶时,缺少了拟杆菌、疣微菌科、毛螺菌科,以及梭菌等肠道微生物类型。而在既往研究中已经证实,自然分娩幼鼠中的拟杆菌,疣微菌科以及梭菌等肠道菌群,与小鼠的体重控制密切相关 [4, 5]。

        不同分娩方式导致幼鼠肠道微生物组成的差异

        这也就是说,与自然分娩的幼鼠相比,剖腹产幼鼠体重的显著增加,与未经阴道分娩而导致的早期肠道微生物异常有关。而自然分娩的幼鼠,则在出生时获取了母体正常微生物,其生命早期的发育以及代谢也就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障。

        另外,在本研究中并未对剖腹产孕鼠使用抗生素,而孕妇在剖腹产手术时通常会预防性地使用抗生素,这样则会更加破坏婴儿肠道菌群,也就可能使其后代肥胖等疾病的表现更加明显。

        要是这么说的话,剖宫产导致后代肥胖的问题,倒也可以想办法解决。去年,该研究团队已经发现,如果将母亲的阴道微生物涂在剖腹产的婴儿身体表面,就可以部分恢复肠道菌群正常 [6]。

        研究人员表示,接下来他们还将进一步确定,究竟哪些细菌可以避免后代肥胖风险的增加,以及剖宫产对更多疾病的影响,毕竟有观点认为,获得母体阴道微生物是新生儿正常的免疫和代谢发育所必需的。

        参考资料:

        [1]. Betran, A.P., et al., The Increasing Trend in Caesarean Section Rates: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Estimates: 1990-2014. PLoS One, 2016. 11(2): p. e0148343.

        [2]. Barros, A.J., et al., Caesarean section and adiposity at 6, 18 and 30 years of age: results from three Pelotas (Brazil) birth cohorts. BMC Public Health, 2017. 17(1): p. 256.

        [3]. Keith A. Martinez, et al., Increased weight gain by C-section: Functional significance of the primordial microbiome. Science Advances, 2017; 3 (10): eaao1874

        [4]. Cox, L.M., et al., Altering the intestinal microbiota during a critical developmental window has lasting metabolic consequences. Cell, 2014. 158(4): p. 705-721.

        [5]. Ridaura, V.K., et al., Gut microbiota from twins discordant for obesity modulate metabolism in mice. Science, 2013. 341(6150): p. 1241214.

        [6]. Dominguez, BM., et al., Partial restoration of the microbiota of cesarean-born infants via vaginal microbial transfer. Nature Medicine, 2016 Mar;22(3):250-3.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